枉凝眉

盗笔,全职,剑三,漫威等。
魔道天官渣反十级黑。
反抄袭。

沙海!!!!
今晚八点大家一起去腾讯视频爱《沙海》吧!爱你们!!!卧槽!!!!!!

珑衣:

其实我个人挺讨厌挂人这种行为的,但是都骑到咱们刀乱头上这就有点过分了吧?给大家介绍一位基本上把刀乱抄了个痛快还死不认错的一位凹凸大佬。请你对得起自己那五千多粉丝,承认抄袭描图没什么可耻的,死不承认才是最丢人的。你爱凹凸的话请你正式的对待他,请你用心去爱他,而不是用心去圈钱。我们刀乱的审神者也没什么目的,就是希望你能郑重的删图道歉(反正你在淘宝把钱都圈完了)。
一个两个也许算是巧合,但是这么都你还说是巧合?你当我们瞎子吗?还是当我们智障?
我们刀剑乱舞虽然挺凉,但是还没凉透,你以为我们这段时间不讨论这个事是因为我们怕你吗?不是,我们三倍挺忙的。再不道歉删图,咱们19号见。
P.S.大太刀用那种方法是拔不出来的,拔太刀都很费劲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晚安作死君: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能比原作更受欢迎,说明抄的人更厉害”这种方向上去。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低估了创作的难度,又太过高估了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的作用。




 




作为一个本职工作与文创行业毫无干系的半吊子写作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创作所需耗费的心力并不比其他工作少,甚至可以说是更难更苦,毕竟做的都是从无到有的事。




 




一份好的创作,其功效是从“”到“”,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这些的功效是加在“”后面的“”。诚然,曼妙的文笔、高超的包装、精准的营销,这些是可以帮助一部作品将口碑、效益无限放大,但前提是必须先有那个“一”,否则,加再多的“零”,也只是“零”而已。




 




因此,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维护整个行业正常运营的基石,用爱发电不可持续,有甜头的事才有更多专业的人去做,科技行业有专利权,文创行业有著作权,都是这个道理。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作圈子,有健全的版权制度去惩治抄袭者,保障被抄袭者的利益。抄袭可耻是共识,抄袭者一旦败露,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无论观众还是投资方都会对其避之不及,彻底与之划清界限。于是抄袭者彻底身败名裂,想再翻身是几无可能。




 




有这样严厉的威慑,想动歪脑筋者不敢轻举妄动。原创者可以放心创作,作品好了自然带来收益,于是专心创作者越来越多,整个圈子的创作水平也就水涨船高。




 




反观一个恶性循环的创作圈子,版权制度很不健全,也不会形成“抄袭可耻”的全民意识,辛苦劳作的被抄袭者总是在吃哑巴亏,抄袭者倒是有神功护体,追捧者甚多,偷了别人的辛苦创作,轻轻松松就赚的盆满钵满,日子过的不要太快活。




 




有这样的“好榜样”摆在眼前,谁还会继续老老实实搞创作?想走“捷径”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久了,优秀的创作者心灰意冷,无利可图,抄袭者却横行霸道,名利双收,直至你抄我我抄你,抄无可抄,整体圈子作品质量下降,甚至崩盘都不是没可能的。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曾经国内的单机版游戏行业就是个惨痛的教训。




 




这几年文创行业发展的越发红火,整体的版权意识似乎也在逐渐增强。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合理制度的约束,抄袭者大多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抄袭行为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毕竟,抄袭成本太低,利益却是实打实的。




 




凡事都指望个人自律,不可能的。




 




有了利益便有了支撑和底气,相比欲哭无泪的被抄袭者,抄袭者却活的更风光,更惬意。他们肆无忌惮地啃着被抄袭者的人血馒头,诚实创作者的孩子被抢走被卖钱,却悲哀地发现,想要夺回自家的孩子,还得面临付出巨额诉讼费用和很多时间精力的困境。




 




且不说版权官司有多难打赢,就算打赢了,能获得的补偿可能也远远不够为此投入的成本。许多被抄袭的创作者不去争不去告,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为强盗赚钱,完全是被逼无奈。




 




但在我看来,这都还不算最悲哀的。




 




最悲哀的,是许多抄袭者还自带大波粉丝。这些粉丝,他们追捧抄袭者到了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一味维护抄袭者,根本不认为抄袭是一项需要指责的过错,甚至去污蔑与中伤无辜的被抄袭者,摆出一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蛮横态度。




 




连最基本的价值底线也从根上烂掉了,诚实的创作者不被支持,可耻的抄袭者广受追捧,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早在十几年前,泛娱乐化的文创产业在国内刚刚兴起之时,便已有“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声音频频出现。坦白的说,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我也玩过抄袭的游戏,看过抄袭的小说,但随着成长,我渐渐意识到,对抄袭者多一份宽容,就意味着对被抄袭者的多一份伤害。




 




错了就要改,而绝不是说曾经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如今我会尽自己所能地购买诚实创作者的作品,无论小说、游戏、软件、画册,用钱为自己想要的理想环境投票。




 




我是真的相信这个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




 




但却沮丧地发现,十几年前那种“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言论,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反而由于网络传播的放大效应,作恶者越来越猖狂,效仿者越来越众多,抄袭作品赚得越来越多,同时也寒了越来越多原创者的心。




 




也曾见到许多支持原创者的呐喊,都被另一种狂热而非理性的喧嚣迅速压倒。




 




但我依然要写这篇文,只为了把“抄袭可耻”这个观点传递下去。




 




即便眼下的大环境不尽人意,但这个声音总得有人坚持不懈地发出才行。有人发声,改善的希望就不会断绝。




 




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仅以此文,与诸位共勉。




 




END








此文欢迎转载,只需注明原出处即可,不用再来问我。







--------------------------




本文收录于《行文且思》系列,该系列目录如下: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4)《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




(5)《谈谈抄袭这件事》




-------------------------------------






沈一笑(努力填坑ing):

何不醒(借:何以歌)送给墨香铜臭
做梦的,带不走
清醒的,已看透
旧相识,临别后
木偶为戏,拆肢解骨
此身旧颜色,还以为相识于山河
一眼惊艳后,谁才是痴狂者
本是画皮客,不愿志同道合
而此刻,又为何不醒?
是以被肢解的哀鸣
在人言可畏出求生
听你扯原创不易,过分营销过一生。

近日感触颇多。借某同人歌的一段词,第一次填,没什么经验,送给mxtx和她的粉丝。

法国赢了!!这张图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赢了!!!!

法兰西啊,永远的法国。

对于法兰西一点感想。
不知道算不算生贺就不发生贺tag了,私心打一个法叔。
最开始知道法国。是雨果的《悲惨世界》,无论是华丽浪漫的西欧国度还是充满颓丧的改革世界,他都是带着一种辛辣的讽刺,之后通过黑塔也好,史书也好,终归带了一点最初的印象。
感觉呢,法叔是个穿着白衬骑马服,夹一朵白百合,金色的雄鹰徽章,气宇轩昂,桀骜不驯的帅大叔。
就……贵气逼人,但是,因为锐意图新,气势感觉非常锋利,对于自由,他又是一个狂热而浪漫的白马王子,但对于自己的民族文学也好,社会贵族也好,都是那种,烟雾中慵懒的弗朗西斯。
每一个都是我的心动,生日快乐啊,法叔♡

盗笔十二年了,
大家认真想想。
初心,还是别的什么。
表白一下太太♥
也顺便,我想一直在盗笔圈子里。
我爱盗笔,爱三叔,爱大家。

即墨er:

吴邪,邪帝,天真,盗笔邪,藏海花邪,沙海邪,都是一个人。
“我不喜欢盗笔邪,太傻了,我喜欢邪帝,邪帝最帅。”
“沙海的吴邪已经不再天真了,我还是喜欢盗笔邪。”
“我最喜欢天真无邪的盗笔邪,这才是真正的天真。”
这些话毫无意义,吴邪没有变,天真不是傻,盗墓笔记要揣摩多少遍才能明白这个道理,他有被人耍得团团转蒙在鼓里的时候,但那个时候他真的太痛苦了,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承担不起应承担的责任,你怎么能因为私心就把他禁锢在这种无边的痛苦之中。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否则等于零。”
如果吴邪的成长,在你看来就是一个ooc的过程,那请合上手里的书,走出门去,面对人间疾苦,如果你不能选择不变,那请原谅他也不能。同人文创造的乌托邦已经让很多人忘记了,他和我们一样——他是人,是人就要承担苦痛,就要面对风雨。
吴邪的成长实在痛苦,三叔所写,不是为了让邪粉满足追星一般的欲求,而是要让你看到,你看这个人,他多苦,多坚强。他从生命的研磨中活下来,但他还是他自己。
初心?这就是初心。
生活就是如此,始于美好,却不止于痛苦。

愿鬼祟消弭。
原创,盛大,辉煌。

司墓镜城:

    今天学校发的艺考宣传册里边发现的垃圾玩意,本来想撕了挫骨扬灰,但后来决定这么干(如图)直接改成大字报贴到学校树上了。
     其实我是个怂包,字涂得那么花是怕被人认出来,放学的时候鬼鬼祟祟,也不敢往特别明显的地方贴,贴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但我还是贴了。其实想来,我们反抄袭是对的,可做对的事却要担惊受怕,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嘲讽。
       愿抄袭之人,如此传单被示众。
       愿正义之人,不必如我惊恐懦弱。

部分抄袭名作家及其作品的整理

陌安本:

#知他们名场久盛 画皮美名盈朱门#
  
  玄色:《武林盟主》《哑舍》抄袭
  
  沧月:《听雪楼》、《镜》系列抄袭
 
  沧海遗墨:《倾尽天下乱世繁华》抄袭
  
  溯痕:《遇蛇》抄袭
    
  籽月:《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抄袭
  
  玖月晞:《亲爱的弗洛伊德》《亲爱的阿基米德》《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抄袭
  
  夏七夕:《后来我们都哭了》抄袭
  
  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兰陵缭乱》《骑士幻想夜》抄袭


        穆丹枫:《娃娃王妃》抄袭
    
  郭敬明:《幻城》《爵迹》《夏至未至》《小时代》《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
  
  唐七公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大风刮过《桃花债》《如意蛋》,《华胥引》抄袭韩寒《长安忆》《一座城池》、十四阙《七夜谈》
  
  流潋紫:《后宫甄嬛传》抄袭匪我思存《冷月如霜》,《后宫如懿传》抄袭匪我思存《寂寞空庭春欲晚》
   
  安意如:《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抄袭
      
  秦简:《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抄袭
   
  潇湘冬儿:《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抄袭,《11处特工皇妃》抄袭江南《九州缥缈录》
    
  天籁纸鸢:《天神右翼》《神玉》抄袭
    
  桐华:《云中歌》《步步惊心》《曾许诺》《大漠谣》抄袭(此人黑过黄帝、汉朝、汉武帝、卫青和霍去病)
  
  fresh果果:《花千骨》抄袭
  
  木子喵喵:《竹马翻译官(亲爱的翻译官)》抄袭连城雪《亲爱的人》
  
  穆丹枫:《步步惊华》抄袭
  
  白落梅:《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抄袭
   
  波波:《绾青丝抄袭》
  
  安妮宝贝抄袭
  
  独木舟抄袭(前几天还是我心头很重要的作家,知道抄袭之后——真·吃惊)


       几年前看言情,后来看耽美,身边一直有关注各种圈的人,好歹对一些比较有名的相关作家不算太陌生。上网搜了一些有抄袭史的作家,在网友已给的整理下进行了筛选加工再整理。他们只是中国无数抄袭者中的一小部分,只是名气稍大,被我耳熟甚至曾被我喜欢过,因此将他们挑选了出来,不仅想告诫旁人勿读其书,更是警戒自己莫再把枯骨当美玉。
       天下文章负尽文人。不过他们不是文人,是为名为利的贼。我不能说他们的文笔不好脑洞不够,但我绝对可以鄙视他们的剽窃之作,唾弃他们的品行。他们的作品是垃圾,他们在写作这一方面也是垃圾。


       最后,以上名单,接受反驳观点,不接受口头质疑。欢迎捉虫和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