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凝眉

盗笔,全职,魔道,古风。
眼前人是心上人。

【APH黑三角】霸道总裁的宠物情人(又名妖孽美男快滚开)【上】

这个王耀,太,妖娆了……ooc了。

菱梦哀歌:

哈哈哈哈哈我又来了!这次是超有病的黑三角甜梗!超有病的打这个名字就要把我自己笑死了!




写两个被包///养的小鲜肉每天都在思考“为什么金主爸爸还不来睡我,金主爸爸到底什么时候睡我。”最后实在忍不了自给自足把金主爸爸睡了的故事。




其实只是喜欢养美人玩真人奇迹暖暖的金主爸爸:你们神经病啊!我给你们钱还要被睡!




跟秋山 @秋山QIU SHAN 一起讨论的梗,最后我又加了点东西。




老王极苏系列,一个完全靠脸吃饭不喜欢靠钱也不靠才华的美人老王,恶俗到极致的黑三角抢耀修罗场梗,有奇怪的all耀(本次为中毒)情节,但大多数人只是被脸迷惑了而已。阿尔有点往吐槽役发展,情节奇怪逻辑脑残,本来想写个单纯的小甜饼结果上篇就8000字……希望这篇不要破两万吧。




什么时候我的废话都这么多……




上正文




---------------------------------------------




“是……琼斯先生吗?”




带着点口音的温润男声从身后传来,金发碧眼的英俊青年惊讶地转过头。面前正站着一个黑发的亚洲男人,藏在镜片后的细长凤眼呈现罕见的金黄色。男人的长相并不起眼,大概算得上清秀,对于天生对于亚洲人脸盲的白人而言,跟他那群黄皮肤的同类毫无区别。阿尔弗雷德转过身来,歪着头打量了一下对方剪裁得体的名贵西装,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是我,怎么啦?”




“是这样的。”男人点了点头,语气平稳而温和:“如果我们没有认错人的话,似乎您有在好莱坞发展的意向,但是受到了某些令人惋惜的挫折。我们老板很喜欢您这样朝气蓬勃,充满梦想的年轻人,愿意助您一臂之力。您愿意与他见一面吗?”




阿尔有些瞠目结舌。是的,他的确很想往好莱坞跑,至今也在几个小制作青春电影里跑了跑龙套,甚至捞到了两个有台词的小配角。毕竟哪个漂亮年轻人能抗拒成为明星之后滚滚而来的名利呢?更何况他的确有着令人惊艳的天使般的容貌,一张最最正统的美国帅哥的脸。




但是在无数俊男美女之中,仅仅有脸是不够的。没有家世,没有入木三分的演技,也没有什么提携的贵人,能得到的当然只有白痴爱情电影里的龙套角色。阿尔最近已经有些灰心丧气,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去当警察也是很好的选择嘛。




而现在,一个浑身散发着“有钱人家的狗腿子”光环的亚洲人温柔地问他,小伙子你长得很好看我老板很喜欢,想包养你吼不吼哇?以后荣华富贵迷弟迷妹大大的有!




这种事关未来和道德的选择实在太过重大了,阿尔足足犹豫了3分钟,才热烈地握住男人的手,欢快地回答:“那这就太好了!谁不乐意啊咱们走吧!”






男人很明显地凝滞了一下,捂住嘴咳嗽了一声,掩饰住微微抽搐的嘴角。




老师最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这个美国佬怎么看起来比上周那个阴森森又甜腻腻的神经病毛子更不靠谱!




腹诽归腹诽,男人依旧带着公式一样的微笑将穿着破破烂烂肥大T恤的阿尔请上了车,司机点了点头,黑色的名贵轿车无声无息地向目的地驶去。




阿尔颇有些兴奋地在罕见的豪车里看看摸摸,怡然自得的模样丝毫不像一个即将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有钱人包养的小鲜肉。就连像这个男人如此沉稳的性子,也忍不住开口:“琼斯先生似乎并不担心?”




虽然我知道老师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在很有可能被脑满肠肥老男人包养的情况下能不能显得紧张一点啊?!你很有可能即将被某个桀桀怪笑的变态有钱人拿着鞭子抽耶!




“hero不担心啊。”阿尔转过头,笑得见牙不见眼:“能看上hero的人,这么有眼光,一定是个好人吧,眼镜!”




停一下?你这种奇怪的信心是哪里来的?这个因果关系也太奇怪了吧小伙子?比什么大拇指啊把大拇指给我放下来!还有你叫我什么?滚你妹谁是眼镜啊你自己不是还戴着一副眼镜!




男人保持着温和笑意,平静地说:“我的名字是王濠镜,琼斯先生。”




“wong……wong……”阿尔为难地挠挠头:“中文太难了,我还是叫你眼镜吧。”




……给我好好叫名字啊混蛋!




2.




被领进了古色古香的中式豪宅,阿尔坐在小会客厅里的红木椅子上难受地扭来扭去。习惯了沙发软椅的美国人对于这种滑溜溜硬邦邦的家具简直无法忍受,中国人怎么就这么喜欢木头呢?他们,他们怎么就学不会加个软垫呢?




衣着传统的婢女奉上了茶点,又无声无息地退下了。热爱垃圾食品的小英雄苦着脸喝了一口茶,捧着甜点心慢慢地啃。等到他吃完5块点心喝完2杯茶之后,才有一个纤细的影子翩翩而来,声音清凉含笑:“你就是阿尔弗?小混蛋还挺厉害,你可是把濠镜气得不轻,他算得上我手下数一数二的好脾气的孩子呢。”




本来谁都应该为这种太过熟稔的语气而感到冒犯,但是他话语里的亲昵和长辈一样的嗔怪把这种怪异转化为了温柔,就像家中那个包容的兄长——好吧,以上都是废话,这个人出场的时候就算说脏话也可以得到一样的效果,因为他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




如果说白种人的深刻五官是种族天赋,那么东方式的精致就是独属于亚洲人的美丽,眼前的人毫无疑问地将这种精美瓷器一样的清艳优雅发挥到了极致。他肌肤瓷白,身材纤细,长发鸦黑,松松地披着一件赤红的中式外袍,像是雪中红梅,或者月夜烈火,熊熊燃烧着见者的胸膛。阿尔盯着来人看,险些摔了手中的茶杯。




“东方美人……”他喃喃道:“真是……难以置信……”




眼前人不论从声音还是容貌,都美到模糊性别,有一种不辩雄雌的惊艳天成。他踏着一双木屐,雪白赤足暴露在男人热辣的目光下:“会不会觉得这里的装饰和我的打扮有点奇怪?可能因为是老人家了吧,我喜欢这些东西,它们让我总觉得自己还在家乡。”他琥珀金色的眼睛里笑意盈盈,像即将溢出的一池春水:“而且现在也是,越长大就越喜欢年轻的孩子,我没有吓到你吧?”




一个如此的美人自称“老人家”显得违和而怪异,但是那双金眼睛里又有着老人特有的,看破世事的淡漠。那张美人脸上的笑意与其说是愉悦,不如说是慈爱,他看着阿尔弗吃点心的表情不得不让阿尔想起自己那个在乡下脸膛红润,中气十足的外祖母。每一次他去外祖母家里,都得在这种目光中被迫咽下比平常自己食量多一倍的食物。




“你好啊。”阿尔弗雷德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你就是那个想见我的老板?你……”他张了张嘴,决定实话实说:“你长得这么好看还要包养小明星吗?”话音刚落,阿尔罕见地有点害羞,他哪配叫小明星啊,也就是一个跑龙套的……




“我并不是特别了解现在年轻人的说法……”他歪过了头,长长的睫毛蝶翼一般上下翻飞,专注地盯着人看时会让人有一种被宠溺的满足感。“包养就是‘什么都包地养’吗?那差不多,我是要包养你呀。”他笑了起来,弯下腰,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擦过阿尔的嘴角:“你饿了吗?吃得满脸都是。我这里的点心好吃吗?”




眼前的人带着不合时宜的天真,话语里却全都是长辈的亲切。阿尔弗雷德感受着那柔滑的指腹在肌肤上一触即走,厚脸皮都透出点红来。红衣美人拉着他的手,冲外面喊道:“濠镜,那咱们吃饭吧?”




说完就拉着他往外走去,衣袂飘飘长发垂腰,看着他,会以为自己来到了好莱坞电影里某个中国朝代,忘记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阿尔弗雷德晕乎乎地跟着他转了几个弯,王濠镜站在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前,本来刻板的笑容和语气都带了无奈:“说了多少次,您怎么还是这样的不像话。出来之前总得把衣服好好地穿上啊。”




“濠镜你长大啦,嘉龙也跑去英吉利干什么金融。”红衣美人示意他坐下,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孩子们一个一个都跑了,我才要找些可爱的年轻人。不然一把老骨头能干什么呢?”他托着腮,嗔怒地看着濠镜:“就你最不好玩了,才多大,怎么就一副小老头儿的样子了!”




不不不。通常都是吐槽对象的阿尔不知不觉变成了吐槽役,这个眼镜怎么看起来也有三十多岁了吧,要是还很好玩的话就糟糕了啊。




“吃饭吧,嗯……阿尔?”美人转头招呼他,小心翼翼地叫了他的昵称。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表示允许,他顿时就开心地笑了起来,满足的模样让阿尔的心又跳了跳。




  这个金主长得真好看,就是好像脑子有点问题啊。




“我叫王耀,是濠镜的哥哥。”他主动自我介绍:“他跟你说了吧?我喜欢可爱的年轻人,老人家有点奇怪的小癖好……”王耀给他夹了个虾仁:“那天我无聊,在电视上有看到你的电影,虽然戏份不多,可是,是我喜欢的那种孩子呢。”王耀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微微偏过头的模样让阿尔觉得现在他就能睡了他,一夜七次不打折扣。




“每周三来这里看看我,嗯?”王耀提出了条件:“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好了,吃吃饭喝喝茶,跟我聊聊天?”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一瞬间让阿尔想到北极冰原上媚态横生的白狐,而下一秒这种奇怪的既视感就消失不见了,那双琥珀金色的眼睛还是一样清澈动人:“我知道最近有一个漫改片要上映了,导演希望找到一个长相足够美国的新人。你有兴趣吗,阿尔?”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程度了吧。阿尔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等他回复的美人,这简直是老天爷往他头上下了一场巨无霸汉堡双层芝士双城肉饼限量豪华版的暴雨!他咽下了虾仁,更加晕晕乎乎地答应了王耀的条件。




“好的,wong yao 先生……我能叫你yao 吗?”




王耀笑了起来,耀眼生花:“当然可以啊。来,吃饭吧。”




一旁沉默夹菜的王濠镜:对着老师就立刻懂得中文呼唤昵称流畅使用,这种差别待遇,果然还是因为……脸吗?!




3.




“好了,阿尔弗,注意表情……表情!我需要你可以控制你面部的每一块肌肉,好吗?你眼角抽搐得像个麻风病人。”同样是金发蓝眼的男人,眼前显然是一个最典型的德国人——傲慢,严格,完美主义者。这让他成为最不受欢迎的人,也让他跻身为好莱坞最有名的表演教师之一,阿尔弗雷德痛苦地在他手下或者挤眉弄眼或者手舞足蹈。男人的嘴巴比他那个以毒舌闻名的英国表兄还臭,阿尔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下课之后用拳头跟他聊聊。






不远处,他的大金主,那一切成谜的东方美人儿王耀就懒懒散散地倚在一张贵妃榻上喝茶,今天他穿了件白色的汉服,上面用银线绣着暗色云纹,衬着青丝如缎黑白分明,不露声色的雍容华贵。他皱了皱眉,不满地说道:“小路德,你教书育人的,能不能别说话这么难听?我们阿尔可是新的美国甜心,号称人间小天使呢。”




“恕我直言……”路德维希扯出一个僵硬的虚假笑容,平静地回答:“王先生,我很尊敬您,您展现出的学识和实力都令人惊叹,但是如果您一意孤行想要把琼斯先生最新出演的那部,用特效和烂俗堆积起来的120分钟的灾难称为‘电影作品’的话,恕我我无法认同你的意见。琼斯先生长相无可挑剔,如果您只希望他有脸,麻烦把他好好地养起来,别放出去玷污‘演员’这个名字了。”




“你这个德国佬是不是以为hero真的不敢打你……”阿尔弗雷德提起拳头,又在王耀不赞同的眼神中悻悻然地放下了:“hero知道自己没什么演技……但也不至于被这么说吧?那部电影可是最新的票房冠军,冠军!”




“琼斯先生,毫无疑问地,你是天生的焦点。”现在在做姿态训练,路德维希慢慢地围绕阿尔踱步,不时纠正他的姿势,像是艺术家面对自己手中雪白的大理原石:“好看的脸,性感的身材,永不服输的性格,还有阳光迷人的微笑……把下巴再抬高一点……演好那部垃圾有这几点就够了,你只是在镜头前表现你自己而已,这跟演技毫无关系,只有你面对摄像机时毫不怯场的勇气值得夸赞。”




德国人又来到他面前,矜持地冲他点点头:“而演员没有自我,在镜头前,太过强烈的自我只会成为累赘。太多好看的年轻人因为自我崛起,又迅速陨落,在好莱坞连水花也激不起一下,你需要我给你举个例子吗?嗯?”阿尔艰难地摇了摇头,路德维希露出一个微不可查的微笑:“好极了,保持四十分钟,然后这节课就结束了。”




“我总是对年轻人们抱着最大的宽容。”不知何时王耀站在了他身边,维持大概一个拳头的距离。路德维希垂眼看他,神情冷淡:“纵容并非美德,往往是堕落的开始。”




“得了吧,我瞧瞧,你就是那个时刻禁欲的清教徒咯?”王耀咯咯地笑了起来,多情的金色眼睛弯出悦人弧度,他偏过头,柔滑发丝拂过男人的手背,路德维希右手一动,松松地握成了拳头:“你是吗,小路德?”




他被裹在白色的宽大衣袍里,可是任谁也能从衣服里清晰辨认出纤细修长的身体轮廓。王耀眼波流转,嫩粉的舌尖在红唇间若隐若现:“小路德,怎么不说话?”




“您请不要这样作弄我,”路德维希微微偏过头:“这样总归是不庄重的。”




“我是最爱作弄人的,可是你每次都准时来了,我猜猜,也许是因为我总是及时交学费,而你是个称职的表演老师,对不对?”王耀始终站在离他一拳之外的地方,两人肌肤没有任何交叠,而路德维希又一次感觉到这距离实在太近了,他能听见身边的男人清浅地呼吸,不知是什么花的甜腻香气也暖融融地包围着自己的身体。他就像被捕获的猎物,难以移动半分。




“王先生。”他不得不重申:“琼斯先生还在这里。”




没错,阿尔还在这里,像一只金毛犬一样垂头丧气地练这该死的姿态。他对这副景象算得上非常熟悉啦,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接下来他的金主大人就要开大招了。




“我要用我的牙齿,如同咬着一枚熟透的果实,我要亲吻你了,约翰。”王耀轻轻地说道,眼里含着波光潋滟的笑意,他终于走近了一步,把手搭在了路德维希紧绷的手背之上,男人坚实的肌理摸起来就像一块石头:“可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呢,约翰?”




传说里,至美的女子莎乐美有着令人疯狂的舞姿 她让男人们沉迷,而她只钟爱于圣徒约翰。因为得不到的爱情,莎乐美诱惑国王砍下了约翰的头颅。




路德维希是个演员,自然知道下一句话是什么。




“如果你看看我,我一定会爱上我的。”




一切苦心搭建的防御都土崩瓦解,他反手握住了 那只柔白的手掌,却听见王耀“啊”了一声,说:“时间差不多到了呢,老师!”




他自然而然地抽出手,走过去拍了拍阿尔弗雷德汗湿的脑袋:“我看阿尔也很累了,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王耀的眼风略过沉默而立的德国男人,绽开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下一次,或许你们可以试试《莎乐美》?王尔德总是给人以无穷灵感的。”




“是的,先生。”路德维希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你总会准时来的吧?”王耀愉快地笑了起来,握着阿尔的手向外走去:“毕竟你是最用心的老师呀。”




“是的。”路德维希表情不变,双手握拳又很快放开:“下次也是这个时候来,王先生。”




“那先谢谢你呀。”随着最后的甜暖香气的消失,王耀带着他 的小朋友离开了这间屋子。男人安静地站了一会,转身出了门。




4.




“耀。”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阿尔头疼地揉了揉脑袋:“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的,上课被训斥是必要的一环……”




天可怜见,他这种混世魔王都要这么劝自家金主了,跟了王耀两年之后,他终于明白王濠镜那张波澜不惊看破红尘的淡定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金主这么好看,脑子一定是有问题吧!




就如同刚刚的对话,不熟悉的人都会以为这只是眼前美人多情的引诱,而事实上阿尔知道这只是这位一根筋又护犊子的“老人家”又一次恶作剧而已。




“阿尔!他说你像个麻风病人,还说你的电影垃圾,之前他都只说你只有脸能看的!”王耀依旧没骨头一样半躺在沙发上,不老实地摇晃着莹白的小腿:“你放心,他下次绝对不敢说什么‘纵容并非美德’了。”






“王耀!”阿尔弗雷德把脑袋埋进了手掌里,不知多少次这么请求:“耀,第一,hero相信那个德国佬没有什么恶意他真的只是毒舌,第二,你其实可以试着用语言解决问题,而不是每次都用脸……”




距离那个奇怪的“包养协定”已经过去快两年了,正如他所说的,阿尔弗雷德成功主演了一部漫改电影,并且票房大爆,他金发碧眼的长相与阳光灿烂的笑容也迅速得到无数粉丝的追捧,叫他“小天使”。他现在正在拍一部中等制作的爱情电影,准备加固年轻女性这一基本粉丝群体,顺便刷刷演技称号,别被绑死在了“秀肌肉的奶油小生”这一谁碰谁死的印象上。




金主也的确就像他说的一样,跟他喝茶聊天,爱好是看他吃东西给他买衣服,让阿尔怀疑王耀其实只是喜欢玩现实版的模拟人生——你知道,有钱人怪癖真的很多的。在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阿尔翘首以待金主来睡了他,结果经历了两年“大哥哥的慈爱目光”洗礼,阿尔弗雷德才明白那句他喜欢可爱的年轻人真的是单纯的字面意思。




王耀面对现在在世界范围内都小有名气的俊美明星毫不动心,整天以看自家金毛犬的宠溺眼神盯着他瞧,而相对的,是他在外无时无刻不在发散着闪闪发光的魅力,就连去买可乐都能附送一兜零食回来,并且他有一种奇怪的护短心理——一个有钱人,明明靠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他非要靠脸!




阿尔作为内定的男主角人选,到了剧组自然有些看不惯的人。当时的男二号在演打戏的时候结结实实地在他脸上揍了一拳,好大一块青紫。虽然阿尔弗雷德马上就一拳揍了回去,但是非常小气的金主还是生气了。他换上一身像大学生一样的衣服跑去敲男二号的房门,是的,男二号本来不是个gay,但是这在王耀面前完全不是问题。总之,2个小时以后,警察来带走了男二号和衣冠不整小声抽泣的王耀。




阿尔弗雷德差一点要被这种“欺负我的人我就要自己讨回来”的精神感动了,真的。








“如果不是你那么没用的话。”从另一边的门外走出了另一个俊美青年,高鼻深目,淡金色的短发浅淡的像西伯利亚莹莹白雪。他自然地坐在了王耀身边,自然地捉住他一只脚把玩:“小耀也不会为了给你出头伤神啊,还是因为你实在是太窝囊了。”




“是吗,蠢熊你还真敢说啊,是谁那天在片场打了人让耀亲自出马才让人家撤诉?”阿尔弗雷德抱着手臂冷笑:“hero可一直安分守己,从不惹事。”




“从不惹事?那那天被狗仔拍到跟女主角一起吃晚餐是谁去拿回了照片?说起来,单独去跟女人吃饭你的脑子已经被垃圾食品塞满了吧汉堡混蛋?”青年毫不留情地回击,两人之间又卷起了你死我活的氛围。王耀踢了踢腿:“都别说了,你们到底什么毛病,真是我养过的最不友好的两个了,干嘛一见面就吵架?”




“小耀。”青年捏了捏他的脚,声音立刻甜腻委屈了起来:“你都不来看我上课,光去看那个汉堡混蛋,他那种演技有什么好看的?趁早丢他去演AV好了。”




“耀!”阿尔不甘示弱地扑上来,将自己埋在了王耀的怀里:“明明是蠢熊先挑衅的干嘛骂hero?你是不是偏心?”




王耀无语地看了一会天花板,两个人各在脑袋上敲了一记:“好了好了,吃饭!”




金主大手一挥,被包养的小鲜肉们在餐桌上继续唇枪舌剑互相挖苦。阿尔弗雷德对面这位随时带着把人吓哭微笑的暗黑青年名叫伊万布拉金斯基,纯正俄罗斯血统的帅哥,在阿尔弗雷德前一周与王耀定下了那个“包养协议”。与商业片出道的阿尔弗雷德不同,他的荧幕处女作是一部小成本文艺片里的男主角,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作家。




他白天写书,日落之后则成为书中的男主角,忠实地完成自己的戏份。女主角是一位心理医生,她爱上了日落的男主角,并决心要治好他。但作家是为了作品而生,当精神分裂症逐渐被治愈,作家发现生活失去了所有意义——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最终他在浴缸里割破了手腕,昏昏沉沉地以血书写了最后的篇章。






如同任何一部小成本文艺片一样,这个眉目带着异域风情的斯拉夫美男只在业界砸下了一点水花,但不少影评人都惊叹于他对于两种人格的把握还有阴沉颓美风格的精妙掌控。阿尔弗雷德对此非常不屑,他这哪儿是演技好啊,这头蠢熊自己本来就又阴沉又精神分裂好不好!




文艺片出道之后,伊万在一部商业片里饰演了反派BOSS,一位俄罗斯黑帮的首领,用俊美的脸还有强大气场成功抢走了男主角风头,拥有跟阿尔弗雷德差不多的粉丝和地位。这两位现在因为形象一正一反,被人们称作今年影坛的“双子星”,对这个外号两个人的意见差不多大。




“耀!”阿尔挂在王耀身上撒娇,顺嘴吃掉了他筷子上的肉:“我明天新戏杀青,你会过来的对不对?”




“不对,明天小耀会陪我去试镜,对不对?”伊万抓住他的另一边袖子轻轻摇晃,声音甜软:“小耀跟在我身边我会发挥的更好哦。”




“行啦行啦。”王耀把两个黏在身上的人一起推开,眼睛一翻:“后面这段时间我有点事,你们两个就不用过来找我了,有什么事联系濠镜,他会替你们摆平的。”纤白手指挨个在两个人脑袋上点了一下:“我有事的这段时间别惹乱子,少出事,懂不懂?你们两个也别一见面就吵架,事业都刚刚起步,事情多着呢!”




“耀你有什么事啊。”阿尔弗雷德不死心地问:“我明天就杀青了,说不定能陪你一起呢?”




“我这件事可不能一起啊。”王耀眼波在二人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这可是秘密呐。”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悄悄咽了咽口水。




又来了。




这种奇怪的违和感,究竟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