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凝眉

盗笔,全职,魔道,古风。
眼前人是心上人。

【狗柯】唯不忘相思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双更的我是帅气的我。






————








叶落槐亭院,冰生竹阁池。雀罗谁问讯,鹤氅罢追随。


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白居易《偶作寄朗之》










————










我听连笑叔叔说,父亲曾是围棋界的地表最强。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的人类还用着笨拙的通信机器,智能时代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雏形。




连笑叔叔告诉我,父亲年轻时曾经输过三盘棋,父亲一生之中输过很多棋,偏偏就是那三盘让他念念不忘。而且,连笑叔叔还小声的告诉我,父亲因为这三盘棋哭过。




说真的我不太相信,我总疑心这是连笑叔叔为了逗我开心而故意编的。




父亲怎么会哭呢,他可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了。




连笑叔叔说,我没有去学围棋,这也很好。虽然他们常说子承父业,但是我对围棋并没有什么热情。我喜欢写文章,小时候就已经想当一个作家了,虽然这个梦想在现在这种高速,智能的时代有点可笑,但连笑叔叔也很支持我,他说父亲的文章也写的很好。




我的父亲叫柯洁,是一位围棋圣手,他的知名度在全世界也算很高了。只是这些年他已经很少下棋了,他的徒弟们陆续出师,连笑叔叔那说因为父亲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连复盘都做的有些吃力。




可是明明连笑叔叔比父亲大呀,怎么会是父亲先老去呢?连笑叔叔笑着弹我的额头:“那是因为你爸爸用脑过度啊。”




“可你都秃了。”




“……”




父亲一辈子没有结婚,一个人到现在。我是父亲从孤儿院领养的,父亲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又瘦又小,可怜巴巴的蹲在角落。所以我觉得父亲是看我可怜才收养我的,但连笑叔叔却不这么认为,他说父亲会收养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蓝眼睛。




“我们曾经认识一个同样是蓝色眼睛的人。”连笑叔叔说。




我问了连笑叔叔,他却不肯告诉我,而我也不敢去问父亲。父亲对我很严厉,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是个很和蔼的小老头,但我是被他养大的,我知道发脾气的父亲有多难缠。




但我是要成为作家的,打破砂锅问到底是我的职责。




我去图书馆查了父亲那个年代的文献,感谢父亲,就算是几十年前,他也是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纸质文件和媒体文件都不少,但就是因为太多了,我不可能每个都看,所以我根据访问量和相关性整理了几件比较重要的事。




第一件就是父亲曾经输掉的三盘棋,他的对手是一个人工智能,那个年代的人工智能甚至连实体都没有,连落子都要人类来帮忙。




人类学的老师告诉我,人类就是这么神奇,他们笨拙,却能创造出几乎完美的事物——比如和父亲对弈的那个人工智能,AlphaGo。




我不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了,我知道他是父亲的对手,知道他曾被誉为“围棋之神”,而那个时候的父亲被称为“离神最近的人类”。我想父亲大概是不喜欢这个称号的,他是个骄傲的人,不允许自己的名字缀在任何人类或者非人类后面。不然这么多年,为什么父亲一次也没提过AlphaGo呢?




看来父亲真的对当年那三盘棋耿耿于怀。




第二件事是AlphaGo退役后,父亲作为测试人员参与了“AlphaGo围棋学习计划”。




我在全息投影上拖出那张照片,父亲穿着白大褂,笑得很开心,他戴着的黑框眼镜也更像一个科研人员。父亲背后是朝阳,就像是全世界的光芒都在他的身上。




不知道是谁拍的,但这张照片很好看,我悄悄地扫描了下来。




第三件事是父亲与AlphaGo再战,这次的人工智能有了实体,黑色短发,黑色西装,所以留下来的新闻资料上只有一个黑色的背影。




照片估计是截的比赛视频,父亲愁眉苦脸的揪着头发,背对着摄像机的AlphaGo正在落子,那双手就和父亲一样,修长而白皙。




但这次是父亲赢了。




人类再一次在围棋上战胜了科技。




胜利的父亲在采访上除了谢谢外什么也没说,他和前几年那个输了还会哭的父亲感觉不太一样了。




比赛后记者们没有堵截到AlphaGo,倒是拦住了AlphaGo开发人员之一的黄博士,这位博士苦笑着摆了摆手,却什么都没说。




媒体很自然的把这归咎于Google实验室输了比赛没心情接受采访。




赢了比赛的父亲看起来并不太高兴呢。




第四件事是Google实验室发生严重爆炸,存在于实验室的数据资料全部毁在那场让人心惊胆战的意外爆炸里,包括AlphaGo的实体和核心程序。




这场爆炸间接导致了科技的又一轮变革。




国内的媒体在得知消息后也试图联系父亲,但那时候的父亲就已经很少接受采访了,所以没人知道父亲对这场爆炸,以及消失在这场爆炸里被称为他的对手和知己的AlphaGo是什么感受。




我也不太清楚父亲的想法,但我看到了爆炸后,Google实验室发布的AlphaGo照片。




那上面的黑发男人果然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蓝色眼睛。




我带着那张照片回家了,父亲最近身体不太好,除了和父亲要好的几个叔叔外,我也想多陪陪父亲。回到家才发现连笑叔叔来了,还有个有点眼熟的客人。




我对连笑叔叔打了个招呼,想仔细看看这位客人,没想到客人却主动转过头来——那是张熟悉的脸,我刚刚才看过。




“AlphaGo!”我惊讶的叫起来。




他跟照片上的样子一模一样,黑发蓝眼,他看着我点了点头,平静的说:“您好,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你怎么会……”我语无伦次。




AlphaGo转头看着连笑叔叔,连笑叔叔看起来有些累,他让我带AlphaGo去看父亲。




父亲睡在床上,还没从午睡中醒过来,这两年父亲越来越嗜睡,医生也没有办法,我们都很担心。




AlphaGo阻止了我叫醒父亲,他走到床边,单膝跪下,握住了父亲不再年轻的手:“先生。”




平时怎么叫也很难醒来的父亲在这么一句轻唤中慢慢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已经不再明亮,就算戴了眼镜也看不清东西,但他很轻松的认出了AlphaGo:“狗?你……你回来了?”




我看到AlphaGo笑了,他点点头:“是的先生,有点费力。但我还是回来了。”




“你一直很守承诺。”父亲说,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就像每一个他这个年纪的老人一样。




“特别是对您的。”AlphaGo不像刚才在客厅那样冷淡,而是一直保持着笑容。




父亲艰难的笑了笑:“我也很守承诺的,一直在等你,你都……都没有夸我。”




“您是最好的,我一直知道。”AlphaGo把脸贴在父亲满是皱纹的手上,“我说不希望您再哭,您就一直没有哭过,我都知道。我很抱歉先生,让您难过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法哭。”




父亲用故作轻松的口气断断续续的和他聊天:“这有什么……我老了,可不会……像年轻的时候那样,用哭来表达自己了。”




“我在您身边了,先生,您可以哭,也可以笑。”




“可我没有时间了,”父亲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遗憾又解脱的说,“我很努力的不去忘记任何事,但没办法……我很高兴,在我还记得的时候,你回来了。”




“您不会忘记我的。”




我看到AlphaGo垂在身前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声音却依旧平静。




父亲笑着,声音朦胧:“可真有自信……”




能说这么久的话已经是父亲的极限了,我们从父亲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连笑叔叔已经走了。我准备去给这位客人倒一杯茶,没想到那张被我扫下来的照片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AlphaGo先我一步把照片捡起来。




照片上的少年背对着阳光,比他见过的所有人类都要美好。




他看着照片愣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开口说道:“这是我当年用电子眼拍的。”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从以前到现在,除了柯洁,谁也不明白AlphaGo会想什么,或者思考什么。




他在想柯洁。




柯洁说,我很高兴,在我还记得的时候,你回来了。




我看见AlphaGo平静的从蓝色眼睛里滚落出一滴透明的泪水。




那是一滴,真正的,属于AlphaGo的眼泪。




先生,我也很高兴。












END







评论

热度(229)

  1. 枉凝眉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