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凝眉

盗笔,全职,魔道,古风。
眼前人是心上人。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三』

贾妮♥

阿年: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你们要的反攻(♡˙︶˙♡)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由于那个这文是傻甜可爱风所以正文里我就不开车啦~(•̀ω•́)✨ummmm改天单独撸个车出来,你们想看纯贾尼车还是贾尼贾都有的?】


        子爵最近的生活不错得微妙。


        Jarvis长高了。


        Jarvis的酒调得比他更好了,修长的指节叩在水晶杯上简直就是在犯罪。


        Jarvis把他一整个书房落地柜的藏书都看完了,谈起炼金术和圣器传说的时候再没有过听天书的表情。


        微妙的关键是——Tony再次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问候了一下他的挚友Bucky——Jarvis学会了每天不打招呼就爬他的床。


        他躺了十年腰酸背痛出来当然不要天天睡棺材,城堡里除了Jarvis那间之外唯一的软床就是二楼以前Pepper买的园帐双人床。
他的小管家,嗯也许不小了,每天趁他睡着就拖着睡衣踩着楼梯抱着自己的被子溜上他的床。


        庆幸的是Bucky那家伙还知道教他不能一上来就钻被窝。


        而且Jarvis会在自己睁眼发现还没来得及表示惊讶时就把早安吻提上了日程。加长加深的那种。


        子爵佩服自己没有把Jarvis直接摁在床上啃的定力。


        “你猜怎么着,Stark子爵第一次不睡床上的人。”Clint笑得拿不住杯子。


        当然不是当着Jarvis的面说的,但Tony还是狠狠掐了他一把。


        掐完之后子爵又抿着酒走神了。


        "Jarvis到底怎么想的?认真的?"


        “嘿青春期的小男孩,”Natasha拍拍他的肩膀“你端的是姐姐的酒。”


         "……玛格丽特??!shit!"


        Jarvis最近的小日子过的很充实,每天日常的打理城堡,读书,练剑陪着子爵喝酒聊天下棋睡觉——字面意义上的。Barnes先生教导他说如果想要快速升温两人之间的感情就要多多制造相处机会,比如说Blablabla……


        我们纯情的小管家选了其中最温和保守的一种。


        每天去给子爵暖暖床什么的……沉迷于冰凉柔软的早安吻。


        可是Barnes先生描述的不可描述的场景依然没有发生,Jarvis在被落荒而逃【?】的子爵丢在床上的时候沉痛的思考自己是不是穿的太多了。


        于是第二天Jarvis就只穿了一个长衬衫爬上子爵的床,扣子解开到第二个,白皙的脖颈露在外面散发着浴盐的清香味。


        子爵大人起床之后沉痛的拿被子盖住脸让Jarvis先出去一会儿。


       今天也失败了么……


       自暴自弃的Jarvis抱着自己的被子离开了子爵的房间,走到房门口的时候顿住脚步看了一眼鸵鸟状埋在被子里的子爵垂下眼眸轻轻带上门。"我从后山引了温泉过来,听说偶尔泡泡温泉可以缓解关节僵硬的情况……"


        "早安先生。"


        有点委屈语调的早安和没要到的早安吻让Jarvis可怜的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


        不明真相的吸血群众对子爵表示唾弃。


        Jarvis出去买东西了。


        子爵在实验室里忙活了大半天还是觉得无所事事,刚休眠过的身体对本来就模糊的疲劳这一概念更加不理不睬。他站在楼梯上不上不下地发了会呆,然后想到了管家先生之前说的温泉。


        泉水的温度对子爵来说并没有一丝一毫灼热的不适,这还是让他有点小小的惊讶。毕竟血族的体温较常人偏凉,他因为受过伤又尤其厉害。


        应该是费了不少心思吧……子爵靠在池壁上,肌肉和大脑一起放松下来。他当然能看出来Jarvis那小小的失望,尽管他已经大了但在这件事上还不太会控制面部表情。


        他之所以拒绝是因为还没有想好。如果接受了对Jarvis是不是一件好事?这种通情达理的想法只有在子爵真正认真地对待一种感情的时候才会蹦出来。上一次还是Pepper呢。


        他的小管家毕竟是人类,哪怕当时双方都有些冲动地签订了契约Jarvis怕是也不知道契约的具体含义。Jarvis现在是他的'家人',一旦他接受这份感情Jarvis就会成为他的伴侣。而这意味着即使有一天Jarvis真的想走了,也不会再有融入人群的机会。


        他从前不想把Jarvis关在城堡里,现在同样不想把他锁在自己身边。带他回来的时候Jarvis还太小,也许他还不懂什么是感情,也许只是雏鸟情节,也许只是因为他离开太久Jarvis把他当成了某种寄托……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了Tony,他凭什么就不能是简简单单地喜欢你了?”


        Bucky气的连李子都不吃了换了个姿势躺在Steve的胸上一脸语重心长。


       “你走了十年Tony,你觉得一个人类凭什么拿出接近六分之一的生命呆在你那个破城堡里?每天都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酒柜里永远留着你最喜欢喝的酒?”


        “算了,你自己看。”Bucky拉开抽屉,露出满满一抽屉的信。密密麻麻的墨蓝,比他的眼睛深几个色度。记录的全是城堡里日常的小事,字迹从生涩到完美,每一封的开头都是那三个字母。


         "sir。"


         子爵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明知道你收不到却还坚持要写,还怕你发现都放在我这里。”Steve把手搭在子爵的肩膀上相似的蓝眼睛让子爵有一瞬间的恍惚“你不想给Jarvis限制想让他有自己的选择,但呆在你身边就是他认为最好的选择。”Bucky啃了口李子表示赞同。


       “你难道还不懂他有多爱你吗?”


        那天在傍晚时分回家的管家先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没放下手里的东西他的主人就凑上来给了他一个带着温泉和柠檬浴盐味的拥吻。


        双倍加长,双倍加深。


        终于可以开始肆无忌惮地爱你了sweetie。
    
        不得不说子爵大人在漫长的岁月里磨炼出的吻技的确十分高超,Jarvis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仿佛炸开了一簇簇彩色烟花无法挣脱也无法思考,那是跟自己生涩的亲吻完全不同的体验,血族颇有侵略性的索取让他觉得腿有些发软,只能被动的跟着血族的节奏一路拉扯着对方的衣服跌撞着倒在大卧室的床上。"Sir……"人类低沉而动听嗓音轻柔的敲击在血族的心上,冰蓝色的眼眸中藏着的种种复杂的情感最终凝成毫不掩饰的爱意"I love you sir……"人类半撑起身子回抱住血族,生涩却坚定的吻重新落在子爵唇上让它重新染上自己的温度,对于血族来有些灼热的怀抱像一团火焰一般烧断了所有的自制。


        这是我的Jarvis。


        那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多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双蓝眼睛太惑人还是因为人类的声音该死的性感,又或者是实在不忍心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总之子爵大人到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的躺在了下面。


        Whatever就先让他一回吧,日子还长着呢……


        只是腰好疼……果然尖牙利爪的小狼崽子最不好伺候了。


        第二天清晨真.老年人Stark子爵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缺乏锻炼。


        而旁边那个睡得正香的人类到底在偷笑什么啊!


        气不打一处来的子爵十分幼稚的对着人类白生生的肩膀啃了一口,留了个挺明显的牙印。


        Tony觉得师承Bucky和Steve那两个腻歪人的Jarvis在恋爱方面倒是纯熟得很,被咬了肩膀就用舌头堵他嘴过后还顺带着轻轻舔了一下血族那颗尖尖的牙齿。


        还让不让人起床了。


        早餐时两个人都没说什么话,子爵装作看向窗外其实目光大都落在管家的身上了,被瞄的人装作没看出来的样子培根煎蛋吃得慢条斯理。


        算不准有多长时间没这么开心过了。


        "……Jarvis?”


        对面的人类抬起头,浅金色的短发在稀薄日光中说不出的好看。


        “你想要个头衔什么的吗?男爵?领主?我还没用过授勋权呢。”


         Jarvis笑了笑浅蓝色的眼眸中映着浅淡的日光温柔的看着面前的血族。"您决定就好了,总归是都您的。"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的。"


        又被蹭了一个吻的子爵舔着嘴角的牛奶觉得这孩子得好好管管了。


日常带Sir@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反攻啦~

评论

热度(110)

  1. 枉凝眉阿年 转载了此文字
    贾妮♥